马钢(合肥)公司职工安置分流方案通过

  •   据有关报道(徽客工馆)悬在当地、马钢合肥公司以及几千名职工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247票赞成,5票反对,1票弃权。”

      2月17日中午,关系到马钢合肥公司近5000名职工切身利益的安置分流方案,经由公司职代会表决终于通过了。此前,这个方案曾“出人意料”地被否决。2016年春节前,马钢股份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旗下合肥钢铁公司的钢铁冶炼及长材生产线将关停。在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大趋势下,这座有着近一个甲子历史的钢铁公司,“关停”成为其不得不面临的抉择。对于身处其中的人们,当下的“变奏”却有着更多意味。

      不同于以往任何一年,对老任和老肖来说,这极有可能是在公司里的最后一次春节值班。2月10日,大年初三,他们前后脚到了熟悉的科室,比公司的时间略早几分钟。进办公室后,烧开水、开空调、开电脑,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也都是那么熟练。互致简短的问候后,他们开始了各自的工作。从去年年末开始,公司的几座高炉就陆续关停了。临近春节时,公司宣布所有职工进入放假状态。由于所在科室的工作与公司尚在生产的板材厂有着较多业务关联,老任和老肖仍处在正常工作状态。在这个有近5000名职工的公司里,像老任和老肖这样还在上班的职工有好几百人。按照公司,所有科室级以上的领导都要留在公司里承担包括维稳工作在内的诸多任务。此外,公司的每个分厂都会留下十几到几十人不等的职工,充实到公司的护厂队中,担当起临时治安。老任是科室主任,留守值班自不用说。老肖目前正负责公司急需的一项技术活,春节期间也不能松懈,并且他还有个特殊身份公司里的职工代表。

      不可逆转的大形势“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的五大任务。对于钢铁行业去产能不可逆转的大形势,老任和老肖自认为比部分普通职工理解得更透彻一些。但让他们难受的是,为什么形势如此之快就变成了现实?马钢合肥公司,坐落于安徽省合肥市东部,前身是合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58年,是安徽省地方钢铁企业,也是国家冶金工业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随着国企的深入,2006年,马钢股份重组合肥钢铁主业设立了马钢合肥公司。老任和老肖都是当年合肥钢铁公司的老职工,经历过“合钢公司”曾经的辉煌。和“合钢公司”一起“改制”到现在的马钢合肥公司之后,老任和老肖都希望“能用过去积累的经验为公司多出点力,一直干到退休”。“从个人感情上说,我真舍不得公司就这样停产啊!”说这话时,老肖的眼圈有点泛红。与钢铁打了近30年交道的老肖说起“合钢”的历史如数家珍,对公司也是感情笃深。

      曾被否决的方案停产后,老任、老肖,以及全公司近5000名职工的去处,才是最让人关心的现实。此前,公司内部的报刊上刊登了几家市属大型企业提供的1561个内部招聘岗位。再加上仍在生产的板材厂以及总公司“消化”一部分员工全公司约五分之三的“年轻一些的员工”都将有比较确定的去处。对于“4050”人员,也刊登了多个社会公益性岗位供大家选择。“公司所做的这些安排,我从内心里是的。”老肖认为,从这些岗位可以看出,无论是,还是企业,都希望兼顾到公司所有职工。不过,事情后来的仍然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春节前,公司召开职代会,职工分流安置方案被否决了。“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有一点非常明显,那就是公司的政策解读工作与职工对方案的理解程度有较大偏差。”老肖分析,很多职工本身对企业感情太深,再加上职代会当天诸多没有预测到的因素,“情绪叠加最终导致了当天的投票结果”。“其实,如果公司一开始就做好方案的细化工作,尽量让大家的合理在方案中得到具体体现,让方案具有可执行性,同时做好方案的宣传解读工作,结果可能大不相同。”事后,老肖说道。

      有炉前工的炉前技术几乎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可这只是钢铁行业的特殊技艺,到了其他行业几乎一无所用。这些人如何转岗才能尽量做到“大材不小用”?

      年轻人易转行,年纪大的人即将退休,可是那些年龄“不大不小”,转行没有技术,又正面临孩子上学、还房贷、还车贷的人该何去何从?

      老肖和其他职工代表一起,把很多职工的意见和向公司上层进行了反映。公司的反应也非常迅速。

      2月8日,大年初一,公司领导层几乎都没有休息,在当天就成立了职工分流安置现场宣传联合工作组。两天后,他们又开始了一轮非常密集的集中宣传工作。

      “把政策解释透一点,把企业的方案分析得更细致一点,把职工担忧的问题想得更周到一点,困扰在职工心上的一些结自然就解开了。”今天中午,安置分流方案最终顺利通过,老肖非常高兴。

      接下来,将是方案的具体实施过程。老肖喟叹,“希望每名职工都有好的归宿。无论走到哪个岗位上,我们钢铁工人炉火般的工作热情都会永远传递下去。”